程式員坐牢了,會被安排去寫代碼嗎?

来源:https://www.cnblogs.com/xll1025/archive/2022/06/21/16398595.html
-Advertisement-
Play Games

點擊藍色“程式員黃小斜”關註我喲 加個“星標”,每天和你一起多進步一點點! 今天給大家分享一篇有意思的爽文,但也是根據多年之前一個真實報道改編而來的。 本文字數較多,建議先收藏,上下班路上、帶薪上廁所、渾水摸魚時再慢慢看~ 來源: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83 ...


點擊藍色“程式員黃小斜”關註我喲

加個“星標”,每天和你一起多進步一點點!

今天給大家分享一篇有意思的爽文,但也是根據多年之前一個真實報道改編而來的。

本文字數較多,建議先收藏,上下班路上、帶薪上廁所、渾水摸魚時再慢慢看~

來源: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83752248/answer/2127520344

本故事純屬虛構

請大家不要隨意模仿,後果自負!

因為刪庫跑路,我坐牢了。

公司老闆經營不善,拖欠工資半年,我終於忍無可忍,提出離職。

而老闆居然說:愛走就走,一毛沒有。滾吧!

我氣憤的直接設置了全盤刪除的自動任務,明天凌晨定時執行。然後直接走了。

收拾自己的東西離開了公司。

隔天老闆發現這事,報了警。

老闆以我的行為對公司造成了幾百萬損失的名義把我告上法院。

最後,我進了牢房。

獄友們問我:你怎麼進來的?

我答:我寫代碼寫進來的。

獄友們:你牛逼啊!

我只好慚愧的接受了贊揚。

進了監獄,其他人都是勞動改造,做些低端工作,而我作為技術人才,那就不一樣了。我接著996寫代碼。

首先是管理監獄數據的小哥,要清點監獄人員的資料,居然用的是Excel表格。

他整理起來太累了,向領導抱怨。

領導就說:xx不是寫代碼的嗎,讓他來幫幫你。

然後我就被提了出來,替小哥整資料。整著整著覺得不對勁,我一個程式員,我憑什麼手動整理資料?

然後我就打開了Excel函數,快速寫了幾個方法,把所有數據分門別類的處理完畢。

就在我靠著電腦椅打哈欠的時候,小哥回來了。發現我已經完成了。

小哥驚了,大聲道:這是我平常一個月的工作量,你這就完了?

我不屑一顧的笑了笑,點頭道:沒錯。

小哥舉起了大拇指,贊道:不愧是程式員。牛逼!

然後我以為我會被放回牢房了。

結果,領導又找上了我……

領導:小x啊,我這邊有點事情,你幫忙做一下。要是做好了呢,我可以給你申請減刑。

我略微激動,居然能減刑,當場拍胸脯:沒問題,有什麼事就讓我來吧。

然後領導把我帶到了辦公室,告訴我:這系統莫名其妙就壞了,幫忙看看?

我心裡開始髮毛,又不是我寫的系統,讓我看問題,我勒個去,我有可能看不出來啊。

但是來都來了,牛也吹了,就只能硬著頭皮看下去了。

搗鼓了一會兒,大概明白了,這是個管理數據的系統。現在數據查詢完全廢了。報錯還挺明顯,就直接彈出了具體的失敗原因。

看了下詳細報錯,我恍然大悟:這**誰乾的,往純數字的id信息裡面插了中文!

領導:那依你看,怎麼修?

我拉過鍵盤,迅速操作,把記錄調出來,將相關的幾條記錄修正。然後系統恢復了順利運行。

領導看了看,誇贊道:小x你可真厲害啊!

我得意的笑了笑。然後越看那幾行數據越眼熟。

等下,這不是我剛剛造的數據嗎?那小哥整理數據就是為了導入到這個系統?

我去,是我插的中文!寫函數的時候手抖了啊!

隱隱冒著冷汗,我昂然挺立,推翻了剛纔的結論:這其實還是這系統的穩定性不夠高,做系統的人沒有做好防護啊。

越說越順嘴,我大聲到:要是我來做,這系統肯定不會這樣崩!

但是,心裡想了想,可能是換個方式崩。

領導看了我一眼,似乎發現了我前後不一致的說辭。但是並沒有再說話。

我呆了一會兒,有點虛,主動咨詢領導:我現在可以回去了嘛?

領導:可以,可以。

領導叫來小哥,把我送回去。還囑咐著,給我換個好點的牢房。

但我心裡尋思,這牢房還能有什麼好的。

走出辦公室前,還聽領導在那邊跟其他人聊什麼,監獄改造,技術創收,充分發揮技術人才的價值……

我就知道,這事兒,還沒完。

等下,我的減刑呢?領導不會忘了吧!啊!!!

小哥帶著我回牢房,我看著這路不對啊。

我問道:這是去哪?

小哥答:帶你去高級間。

我沉默了,還真換牢房了。原本的獄友們遠離了,頗有點懷念呢。

進了新牢房,開局第一問:你咋進來的?

我:寫代碼寫進來的。

獄友:哦豁,牛啊!

我:你呢?

獄友:我也是。

我:……合著你剛纔是誇自己呢。

獄友:那可不。

看著獄友昂揚的頭,我有些困惑。

於是我詳細說道:我是被欠薪了,所以刪庫跑路,被告了。你呢?

獄友:我是產品經理要我寫個五彩斑斕的黑色,我把他狗頭打爆了!

我瞬間躲遠了。好家伙,暴力狂。

但是多想想,我點頭道:打得好!胡亂提需求的產品經理確實該打。

獄友猛的靠過來,握住我的手:同道中人啊。

我尷尬的笑著,不敢反駁。我才不是怕被打呢。

過了兩天,小哥又來找我了。

小哥在門口招呼著:張工、x工,跟我來,領導有事找你們。

張工就是我獄友,而我就是x工。我們聽到招呼,也就服從指揮的跟著走了。

在辦公室見到了領導,領導笑呵呵的說到:小x,小張,你們來了啊。

領導接著說道:我這次找你們來,是想你們給他們做做培訓,學習一下編程技術。讓他們在裡面能學技術,出去能融入社會。

張工瞬間不屑之色衝上臉龐,喊到:就他們那群沒文化的,大字不識幾個,怎麼教的來!

我沉默著,我心裡贊同獄友的想法。教好學生都要教很久的內容,更何況教一群可能沒基礎,而且也沒向學之心的人。

領導被張工懟了,臉色青一陣紫一陣,沉默良久,最後對著旁邊的獄警說到:把小張架回去,這個月的晚飯減半!

張工氣的臉色一紅,從旁抓起椅子,就想丟過去。

旁邊獄警衝上來,摁住了張工。最後張工被架走了。

領導補了一句:不服管教,扣分!加刑期!

我沉默著,不發一言。

領導這時,緩緩轉過頭來,和善的笑道:小x,你怎麼看?

我當即義正嚴詞的回道:領導出的主意極好!教他們編程,能夠做項目創收,出去也能找到工作,利於融入社會。我極力支持!

領導:那行,後面就你負責教他們了。

我:好!

接下來,我就多了一項任務:對著黑板教獄友們編程。

是的,只有黑板。

因為監獄配的電腦數量是有限的,就那麼三四台辦公電腦,滿足不了廣大獄友的需要。

我請小哥幫我從外面帶了點編程教材,然後我把代碼寫在黑板上。獄友們看著黑板學編程。

我一邊在黑板上寫代碼,一邊在黑板上寫輸出。

獄友們都是一副看著漢姦的樣子盯著我。

還好我是和張工一個牢房,不然我懷疑我會被他們在下課後暴打。

在上了三次課後,有獄友忍不住了。

在座位上舉手,發言問我:x工,你說我們這樣學,真的有用嗎?

我:額……

有獄友搭腔:你這就像在問,用自己的右手能不能學會完整的調情技巧一樣。

獄友們:哈哈哈!

我尷尬了,熬到上課時間結束,落荒而逃。

回去就打了報告,想找領導談一談。

我心裡構思好了,就說我能力還是不足,帶不了這麼多優秀的獄友。而且這邊也沒足夠的電腦,無法實際操作。所以請辭。

被帶到了領導辦公室。

領導:哦,小x啊,你來的正好,我這邊接了個項目。

我滿臉震驚,剛纔構思的一切都忘光了。什麼鬼?我進了監獄還得繼續編程?

領導自顧自的接著說:這不,我們監獄有了你這樣的人才,就得充分發揮價值。所以我找朋友問了下,拿了個商家的小項目,來試試手。

我:……

在震驚中緩不過神。監獄真的能接項目嗎?合規嗎?天吶。

領導:你別這樣盯著我,我們監獄是可以組織服刑人員勞動創收的。

領導仿佛看出了我的意思。

我斟酌了一下,想了想張工的情況,便嚴肅點頭:全憑領導安排!

(補充個相關報道,網上可查:

據鳳凰網報道,2006年,訥河監獄進購了250臺電腦,佈置了兩層電腦室。

監獄組織服刑人員打“魔獸世界”和“完美”等游戲。“他們每天打出多少游戲幣是有要求的。”服刑人員需要升級掙裝備賣錢,“這是監獄的創收方式”。)

然後領導就大概說了一下,要做的是個xx麻將的項目。說白了就是打麻將的APP,但是麻將的規則根據地區特色進行特殊化處理。

我聽完有點疑問:那盈利點呢?是氪金給輔助工具嗎?還是彈廣告?

領導自信一笑:點卡模式,一張卡五塊錢,一張卡打一局麻將。

我大吃一驚,不可思議道:現在是免費游戲的時代,道具付費才是常態。點卡模式已經被淘汰了啊。

領導神秘一笑:會有人買的。你儘管做項目吧。

我一時語塞。但也不想深究,反正又不是我做推廣。

於是我提出了新的請求:項目可以做,但是我需要性能比較好的電腦,以及能夠連到外網,找相關資料。

領導輕鬆的點了點頭,說道:電腦過幾天就來,到時候給你在辦公室隔個位置,你就在那做項目。外網,我想想辦法。

果不其然,過了兩天,電腦就到了。

連上網,我就先上知乎,看看網友們又整了什麼新活兒。

然後就看到居然有網友提問:

程式員坐牢了會被安排去寫代碼嗎?

這就怒敲回答:不僅要寫代碼,還要996!

不行,不能多說了,領導來問我項目進度了。

一邊寫著代碼,還尋思著領導剛剛來說的:

就這麼個小游戲,今天做出來沒問題吧?

我:……

我尋思領導不是業內人士,只好面露難色,想著怎麼解釋,不可能那麼快。

領導看到了我的神色,皺起眉頭,試探問道:一周?這總行了吧!

我:……

蛋疼感加劇。這如果有現成的案例去抄,有可能可以一周出貨,但是我不能打包票。我保持沉默,皺著眉頭。

領導一拍桌子:一個月!一個月我要見到項目出來,不能再多了!

我知道領導耐心可能到頭了,便只好咬牙說道:那再加一臺電腦,把張工派給我,我試試。

領導眉頭放寬,說道:小張可以派給你。就一個月,我一定要見到成果。

然後領導就走了。

我趕在後面喊到:領導,記得我的減刑!

領導隨意搖了搖手,表示聽到了。

然後我就坐在這,想著怎麼把xx麻將一個月做出來。

這肯定是996了,說不定還得007。

還要去網上搜索,有沒有合適的參考項目,如果有的話,一周可能就能出貨。

想著,我就下載了聊天軟體,登陸了我的賬號,找上了我的朋友。

我:在嗎?有沒有xx麻將的項目經驗或者案例,我這急要!

我朋友:咦?xx你不是進去了嗎?被盜號了吧,騙子!別想騙我。

我:我在監獄入了個創收項目,要做xx麻將。現在來求你幫忙了!我不是騙子。

我朋友:你怎麼證明你不是騙子?

我:我知道你喜歡男的,夠不夠!

我朋友:……你進去了還能上網,牛啊!不愧是x哥。

我朋友:聽說你刪庫跑路,我還為你嘆息,現在一看,你進去以後過得還挺好。

我朋友:不愧是牛人,到哪都過得瀟灑。

我朋友:你這是打算在監獄里接著幹下去了?

我:……少嗶嗶,有沒有資料。監獄領導給的活兒,我就等著乾出點成績來,求領導減刑了。

我朋友:我尋思在監獄里有電腦,有飯吃,可以打游戲,其實蹲裡面不比外面差。

我朋友:你一直蹲裡面,也沒什麼不好。這不,反正還能上網吹牛。

我:……

我心裡真想撕了這小子,逼逼賴賴個不停。

跟我朋友掰扯了半天,他一直勸我獄里挺好的,不用急著出去。

我煩的罵了他一頓,把話題拉回來,到底有沒有資料?最後這貨說他也沒資料,回頭幫我問問做這方面的熟人。

蛋疼的結束了對話。

然後自己上網檢索。這類項目還真不少。但是源碼又拿不到,還是得自己做。

暫時沒什麼思路,張工的電腦也沒到位。我只好一邊緊張的牙疼,一邊上知乎摸魚。

看到網友們的評論,笑得我合不攏嘴。

網友都是人才啊!

隨後下了幾個游戲,電腦設置靜音,然後打了起來。

打的痛快了,然後想起項目還沒做……戰戰兢兢的……繼續打游戲。

就這樣,在緊張的摸魚划水中,張工的電腦也配齊了。張工也給我派過來了。

然後……我們就開始在游戲中雙排。

當然,中間還是有討論一下項目的。

張工表示不難,他來搭一下總體架構。

那我就放心了,然後我們繼續雙排沖分。

此刻回想起我朋友的話,似乎也沒什麼毛病。

監獄里挺好的,網友,哦不,是獄友們個個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我超喜歡這裡的。

到監獄里就跟到家一樣。

打了幾天游戲,不對,是做了幾天項目,進度不咋地。

我開始有些頭皮發麻的時候,我朋友回信了。

我朋友:x哥,在不?

我:不在。

我朋友:前兩天你讓我問的項目,我問到了。

我:說說看?

我朋友:你那個xx麻將有雷啊,錶面上是點卡收費,實際上……是灰產。

我:你可閉嘴吧你,就說有沒有資料。

我朋友:你不關心風險?後面加刑了怎麼辦?

我:我不做項目,立馬就加刑。

我朋友:……

沉默良久,我朋友接著發了句:看來你確實在裡面呆的很舒服,想接著呆裡面。

我:呸呸呸!你可少嗶嗶,趕緊把資料給我。

經過我的一頓催促,我朋友總算把資料發給我了。

還給我絮絮叨叨說什麼風險,我只回了句:

技術是無罪的。[滑稽]

翻開資料,按步驟,架設後臺伺服器,安裝手機模擬器,打開xx麻將APP。

完美!

就是貼圖不太對,是yy地區的,我要改成xx地區。

用P圖調整一下,大功告成!

然後我和張工講了一下這事,我們擊掌相慶。

項目初步完成,繼續打開游戲,雙排。

當領導走進我們項目組的時候,差不多是一周左右。

那時候張工正站了起來,怒視著我,呵斥道:你怎麼這麼菜,剛纔那波你不應該上的!你就不會先拉扯一下嗎!

我尷尬的笑著:我覺得我可以打贏。沒想到我不行。

張工立刻舉起了椅子,喊道:你再說一遍!

我:不敢不敢。

領導:咳咳,你們在幹嘛?

瞅見領導來了,我的腦筋立刻轉了一百八十度,回答道:我們對於項目的實現有點分歧,正在溝通。

一邊說著,一邊把游戲退了,切到了程式頁面。

領導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但是沒有深究。這時候張工也把游戲界面切掉了,我們完美過關。

領導接著說道:有分歧不是問題,要好好溝通嘛。

我:是是是。

張工沒說話,保持沉默。

領導:我現在過來,就是看看進度的。怎麼樣了?

我不敢報太快,就是模糊說到:只是做了個初步的模型,還有待完善。

領導:能一個月完成嗎?

我想到那個完整的資料,即刻拍起了胸脯,說道:沒問題,保證完成任務!

領導:那讓我看看你們做的模型吧。

我:好!

然後我在一通手忙腳亂之後,打開了模擬器,啟動xx麻將。

領導:這個xx公司是什麼意思?

我冷汗直冒,糟糕,原有xx公司的水印還沒去掉。

然而冒冷汗並不能解決問題。

經過短暫的思考,我解釋道:這是我和張工打算為了這個項目的運營成立的公司,先寫上了名字。

領導:是嗎?為什麼我感覺好像聽過這公司名字?

我舔了舔發乾的嘴唇,故作疑惑道:什麼?名字已經被占了?那看來不小心重名了,這個公司名不能用了。

領導沉默了一會兒,沒再糾結這個問題。

然後領導接著看項目,時不時一句這裡不對,那裡不對,提了一堆修改意見。

艱難的應付完,送走了領導,我和張工面面相覷。

我:接下來可真得幹活了。

張工:別說了,趕緊下一把。

我:走走走!

然後在緊張激烈的打游戲過程中,我們抽空改了改項目。

做著做著,開始了閑聊。

張工:你知道嗎,減刑視窗期就在下個月了。

我:咋了?你的意思是儘快完成,爭取獎勵?

張工:不,我的意思是卡住時間,不減刑絕不完成!

我:emmmmm……可你沒戲吧,你這不是要被加刑了。

張工:不會,那領導現在有求我們的地方,把柄在手還怕他不減刑?

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贊道:不愧是張哥,牛。就看你發揮了。

又過了幾天,領導果然再次來檢查進度。

我們故意提供未改完的版本給領導看。

我故作艱難的說道:這個改造比較複雜,正在努力完成。

然後我使了使眼色,張工跟著開口:聽說減刑視窗期要到了。這次能給我們減多少刑期?

我領導先呵斥了我,說道:工期就一個月,必須按時完成。做不到就加班加點的乾。

然後撇了一眼張工,說道:你們放心,我都安排好了。

領導似乎說了什麼,又似乎什麼都沒說。

局面一時尷尬,集體沉默了幾秒。

而後領導又撫慰道:小x,小張,你們放心,好好給我做事,我不會虧待你們的。

張工聽完,臉色漸漸變紅,大聲喊道:你給我說清楚,什麼叫不會虧待?你安排好了什麼?

在張工咆哮的時候,旁邊的獄警一下子竄了上來,一個擒拿,先制服了他。

領導撇了張工一眼,臉上略顯無奈。

隨後領導示意獄警放開張工,勸道:你好好按時完成,我儘力申請減刑。這總行了吧?

張工冷哼了一下,拍了拍衣服,說道:還湊合吧。

我悄悄比了個大拇指。

等領導和獄警走後,我贊道:還是張哥牛逼啊。這下子穩了!

張工臉色慢慢恢復平靜,然後說道:不能信這種人的鬼話,依然要拖工期。他求著我們,才會給我們辦事,等我們完成了,沒有利用價值,那就不可能了。

我一時有點詫異,但是剛剛一幕還在眼前,於是點頭道:張哥靠譜,就按張哥說的辦。

接下來的幾天,我們接著雙排,沖分。項目乾脆先不寫了。

游戲打著打著,我忽然想起個事。

我說道:張哥你先單排,我去寫個後門程式。

張工看了我一眼,點了點頭,然後繼續埋頭打游戲去了。

除了拖工期之外,要時刻拿捏把柄,那自然是後門程式無疑了。

首先,我先寫個加密,然後設置了有效期一個月。每過一個月,必須給一個新的密令,要不然程式直接罷工。

其次,我寫了罷工後的操作,對關鍵程式文件進行自我刪除。反正我這邊有完整的文件備份,刪了就刪了。關鍵就是讓他們無法恢復。

最後我寫了個程式罷工後的常規提示:請找系統管理員解決。

接下來,把密令和加密程式上傳我的雲盤,刪除本地文件。萬事大吉。

我跟張哥透了個氣,共用一下後門程式。張哥表示不需要,他一定要在上線前解決問題,不拖到上線後。

想法不一樣,不要就不要,我也樂得如此。

獨掌後門程式,想讓項目走下去,還得回來找我。

監獄里實在太無聊了!

能見到的就那麼幾個人。

獄警小哥,獄友,領導,就這麼些人。

天天打游戲也很煩啊。

我想出去,換換口味,吃點雞排,漢堡,燒烤。

我想出去玩點別的,不是天天打游戲,還可以去爬山,去打球,去玩桌游。

我想看點美女,穿漢服的,穿jk的,穿洛麗塔的。不像這裡面,衣服就特麽清一色,還連個女的都沒有!

張工:來來來,下一把。

張工招呼了一下,不說了,繼續打游戲了。

但是,我想出獄的心思愈發濃厚了。

僅僅打游戲,只是滿足了低層次的需要。

我還要吃美食,看美女。

我要站在山巔,俯望大地。

然後我又操作失誤,屏幕灰了。

切出去一看,我朋友又找我了。

我朋友:x哥,咋樣,項目做完可以出來了嗎?

我:沒呢,拖著。逼他減刑再交項目。

我朋友:666,x哥牛批!

我愧不敢當,這不,複活了。繼續沖殺。

我朋友:但是你那個項目有問題啊。這種xx麻將實際上是給別人提供網博的渠道,點卡等於賭場的抽水。

我朋友:你這種間接提供
賭,被抓到就又進去了。

我朋友:x哥,人呢?你這樣不行啊。

然後我屏幕又灰了。再切出游戲。

我:去去去,別烏鴉嘴。

我:技術無罪,你懂吧。這又不是我想搞的項目。

我朋友:要不,你舉報吧。說不定還能拿個戴罪立功?

我:……這,不太好吧……

我有點意動,又有點猶豫。

我還沒給我朋友回消息,一旁的張工先叫了起來。

張工:又要輸了。你怎麼就不能專心點打游戲呢!

張工:連打游戲都不專心!

我只好尷尬的關閉了聊天視窗。

經過一場奮戰,果然還是輸了。

張工握緊拳頭盯著我。

我立刻認慫:我錯了,是我太菜了。

領導:你們在說什麼呢?

沒註意間,領導又來了,手上還拿著一疊材料。

我瞎編了幾句項目遇到困難,正在討論,糊弄了過去。

領導:來看一下,這是減刑申請書。已經給你們寫好了。

我稍微翻了翻,減刑申請書包含:

  • 申請人的信息。

  • 犯案情節,服刑期間的積極行為。

  • 說明減刑條款,就是減刑原因。

看了看我的減刑原因,態度積極,確有悔改。

看看張工的減刑原因,態度積極,確有悔改。

我偷偷看了眼張工剛剛還捏緊的拳頭。真可謂:

說你沒悔改,你就沒悔改,有悔改也沒悔改。

說你有悔改,你就有悔改,沒悔改也有悔改。

看完申請書,我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

但是張工卻在一旁低聲說道:申請了之後還要評審,評審了還要公示,有人提異議還要覆核。這隻是第一步。

領導不管我們竊竊私語,繼續問項目進度。

那還用說……我們都忙著寫(da)代(you)碼(xi),當然沒什麼進度啦。

領導呵斥道:減刑申請書都給你們搞了,你這進度行嗎?我下周必須要見到成果!

領導沉默了兩秒,補充道:做不完就給我加班加點的乾!

我和張工對了對眼色,張工微微搖頭。

我心中有數,當即答道:我們會努力的。

我似乎說了什麼,但其實我什麼也沒說。

領導:下周如果沒完成,減刑申請書不會通過審批的。

領導呵斥完,就走了。

我和張工面面相覷。

我:要不,還是下周提交完整版?

張工保持沉默,皺著眉頭,沒說話。

這一招,給個蜜棗再敲一棒子,令我和張工都躊躇了。

我猶豫了一下,說道:要不,這周少玩點游戲,推點進度意思一下?

張工猶豫了一會兒,微微點頭。

我嘆息道:再這樣磨洋工不合適,但是完全做完也等於主動丟棄談判資格,所以推動一些,意思意思,只能如此了。

張工詫異的看了我一眼,贊道:說的不錯。

暫時也無心游戲了,我切到聊天界面一看。

好家伙,我朋友快給我刷了99+了。

就看最後幾句……

我朋友:x哥,你還在嗎?

我朋友:你是不是被監獄領導抓到了?

我朋友:我現在報警來得及嗎?

我朋友:呸,不是,我現在舉報來得及救你嗎?

我朋友:x哥你說話啊……

我躊躇了,我開始思考一個人生的終極問題,我朋友會不會是喜歡我?

這不就是,我拿你當兄弟,你居然想上我?

煩惱了撓了撓頭,我還是回了消息。

我:閉上你的烏鴉嘴。

我:我剛纔在打游戲。

我:剛纔領導來了下。

我:給了減刑申請書。

我:暫時不考慮舉報。

我:就看後面減刑順不順利了。

隔了會兒,我朋友回信了。

我朋友:我差點就在想報警了。

我朋友:不過想了想,你在裡面,人家民警也不管啊。

我:……廢話,獄警也只會一起對付我……

這可能就是入獄的困擾了吧,警察不會保護你了。相反,警察遇到你,得抓你。

在緊張的寫(da)代(you)碼(xi)中,一周很快就過去了。

當領導來檢查的時候,我們的修改,當然……並沒有完成。

領導對我們拍桌子瞪眼,怎麼這麼久了還沒完。

我趕緊解釋:你看這個這個,這幾個關鍵點,我們這一周加班加點的趕出來了。

然後我跟上一句:減刑還是需要您大大的……

領導直接打斷了我,說道:行,就這樣上線吧!

我懵逼了。我看向張工,張工也懵逼。

領導:客戶等得不耐煩了,先上線。這些問題看他們反饋再考慮改不改,不反饋就不管了。

我和張工無以言對,最後我只能豎起拇指,誇道:您真是高!高明!

領導接著發話:小張先送回去勞改,小x你負責給客戶上線。

然後獄警就把張工制服帶走了。

張工走前留了這麼一句:小x,要註意保證質量啊。

張工強調了“質量”,我自然明白這意思。

在項目中質量和速度近乎是反義詞,做得快就容易粗製濫造,趕工做出垃圾。而要提高質量,那麼速度上就快不起來。所以,張工是提醒我,切記別忘了拖時間,把握好把柄。

看著領導那不屑的笑容,我想他沒明白這個提醒的含義。

接下來領導給了個聯繫方式,讓我去聯繫。好家伙,居然是讓我上線。那我豈不是……具備了再次刪庫的條件。

等下,我為什麼要說再?算了,先再來一把游戲吧。

和客戶的聯繫人溝通之後,確認了是他們提供主機,我遠程登錄上去部署。

然後,我要配合他們聯調測試,直到徹底確認能可以使用。

瞭解到這些,我立刻又寫了個後門。

既然能夠得到具體的部署地址,那麼,我就在伺服器上面留了個入口。

只要我發送特定的加密字元串到特定入口,立刻啟動核心代碼刪除程式。

這樣,主動刪庫和被動刪庫的能力就齊活了。

(被動就是指那個一個月沒有更新密鑰就自動刪除代碼的程式。)

然後就是枯燥的上線過程。

先部署資料庫,然後部署伺服器,然後測試網路情況。

自己先用電腦的手機模擬器下載APP,進行測試。

然後指導對方聯繫人用手機下載APP,進行測試。

中間略有波折,最終順利通過。

我就基本完成了上線任務。

閑下來之後,我開始慌了。我忽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領導在決定上線之後,立刻拖走了張工。

那現在上線完成了,是不是也會拖走我?

雖然我留了後門,但是也不能低估領導的凶狠啊。

我立刻把本地代碼上傳雲端,然後對本地代碼進行清空。保證我獨一份的數據。張工那台我也給刪乾凈。

然後通知我朋友:如果一個月,不對,如果兩個月聯繫不到我,就舉報領導參加灰產。

我就一邊上傳文件,一邊寫舉報信。

當然是實名舉報,舉報人是誰?是我自己。

這多勁爆啊,獄里的犯人還能舉報獄里的領導。

匆匆忙忙,傳完文件,本地清空也搞定。然後舉報信發給了我朋友。

好了,我安心了,繼續打游戲。

我正要開下一把,領導倒是沒來,但是獄警來了。

我:額……有什麼事嗎?

獄警:領導說項目結束了,從哪來回哪去。

獄警顛了顛警棍,問道:你自己走,還是我帶你走?

我:……我自己走,我自己走。

在獄警的監督下,我回到了和張工一起的牢房。

張工詫異的發問:你怎麼回來了?

張工下一秒醒悟:你怎麼沒拖住呢!

我當場尷尬,回道:這也不是寫代碼,只是部署個項目,一不小心就全弄完了。

張工氣的抬起了手,猶豫了一會兒,又放下。

張工嘆息:唉,這下子完蛋了。給這老小子得意了。

我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但是覺得沉默也不好。

於是我順著張工的話頭說道:是啊,這下子完蛋了。

但是我想了想,又回過味來。之前就是坐牢,現在還是坐牢,有什麼區別呢?

可能區別就是不能打游戲了吧。

於是我和張工一起,原地坐牢。

我:好無聊哦,現在沒有游戲可以玩了。

張工:何止,刑期還變長了。

我:有嗎?沒變長吧。

張工:本來可以減刑,現在有可能減不了,那就是變長了。

我:……似乎很有道理的樣子。

然後我們繼續參加勞改。

大體內容就是,簡單重覆的工作,釘扣子和繡花等等。

熬了兩三天,從難熬到逐漸習慣。

我和張工都開始麻木了。

這時候年輕的獄警小哥找來了。

小哥:領導正找你呢,趕緊跟我來。

我懵逼:我這兒活還沒幹完……

小哥:別幹了別幹了,你程式出bug了。領導喊你回去項目組修bug呢。

我緩緩回過神來,問道:出bug了?

小哥:是啊。

我猛地意識到,我可以回去了。

我笑了起來:哈哈哈,我的程式出bug了,出bug了啊!

強烈的喜悅沖刷著我的內心。

意料之外,而又情理之中,代碼出bug了。

往常的我,出bug憤怒至極;而這次的我,出bug特別開心!

然後我就被獄警小哥送回去了。

我那個開心啊,又能回去打游戲了,又能跟網友們吹牛了。

樂顛顛地走著。

直到我坐在電腦面前,我才開始思索。為什麼出bug了?

我明明是拿了個現成的項目改的,憑什麼出bug啊?

難道又是歷史的代碼,屎山帶來的問題?

想著想著開始頭大了,我就想先打把游戲解解壓。

剛剛打開游戲界面,我就瞧見領導正走進來。

我趕緊把游戲關了,切到代碼界面,假裝在看問題。

領導:小x啊,你怎麼回事,項目出bug了,趕緊看看吧。

我:在看呢在看呢。

一邊假裝嚴陣以待,一邊想著等會兒游戲用什麼英雄。

領導:什麼時候能查出來啊?

我靈機一動,答道:這個,我也沒把握啊,可能是張工寫的部分有問題。需要張工幫忙看看。

領導陷入了深思。

我感覺我真特麽賊機靈,趕緊藉著這個機會,把張工拉回來,正面肛領導。

領導沉默了一會兒,臉都黑了,最後用手一拍桌子,說道:我把小張給你派來,但是你今天必須查出來問題是什麼。

然後領導威脅道:不然的話,不僅不能減刑,晚飯也別吃了!

我立即點頭:好。

然後領導走了。

得了,這游戲看來暫時不能玩了。

我得研究研究,到底是為啥啊?

我遠程登陸了伺服器,然後通過工具,獲取了伺服器上面的報錯內容。

報錯內容挺簡單的,記憶體溢出了。

就是記憶體不足,項目需要的記憶體超過了分配的記憶體。

這真是個經典錯誤,然後我開始探究是不是伺服器太垃圾了,或者配置有問題,記憶體不夠用?一看,好家伙,伺服器沒問題,記憶體給的很大,應該不是這方面的問題。

然後我換了工具,嘗試提取了記憶體分佈情況。就是看看到底什麼占了大部分記憶體。

這時候張工就來了。

我:張哥,你可算來了。兄弟我夠義氣吧?見到機會,就把你拉回來了。

張工:小x不錯啊,好兄弟!

張工贊了我一句,然後問我,是什麼情況,為什麼能把他拉回來?

我就開始介紹,大概出了什麼問題,我跟蹤到了哪裡。還提了領導威脅的話。

然後我們初步達成了共識,先把問題查出來,然後以此為理由,跟領導討價還價。

接下來,我就打開了記憶體分佈的日誌,好家伙,記憶體里占滿的是基本類型。

這種基本類型到處都在用,根本看不出問題。

我和張工相互對視,兩臉懵逼。

然後,我們討論了一下,原有項目沒這個問題,所以我們一起檢查修改的代碼部分,儘快找出問題。

查了一陣子,張工大叫一聲,找到了。

我趕忙跟過去看,是哪裡出了問題。

張工:就是這個函數,沒有釋放記憶體資源。

我:這一塊啊……我記得我專門優化過這一系列的記憶體釋放啊。

我:之前這一塊亂七八糟的,用一下釋放一下,沒有規律。代碼跟屎一樣。

我:當時我看到了,就把記憶體釋放合併到特定模塊。優化結構,挺高可閱讀性和可用性。

張工指著屏幕上的特定部分,說道:你的優化我看到了,思路不錯。但是,這一塊沒有引用到你的釋放模塊。

我:……

核對一下代碼,是的,幾個優化的模塊都有引用到了,但是這一個,沒有。

我再看了一遍,是的。唯獨這個,它沒有就是沒有。

我:這,咋說……哎,它怎麼就沒引用到呢。

張工:所以說,就是改的時候漏了。

張工:哎,你不知道程式員界的那句諺語嗎?就是“bug能跑,就別改。”懂?

我尋思這是哪兒來的諺語,說道:可這也不是bug,就是設計混亂,代碼稀爛。我才做的優化。

張工:一樣。這種寫的爛的,不管他再爛,只要能跑,就別改!你改了一個bug,就可能因此衍生出一千個bug。

我無奈點頭,答道:是是是,明白了。bug只要能跑,就別動它。

接下來我們討論了一下,有兩個方案:

1,直接恢複原始代碼,恢復這個模塊的邏輯;

2,檢索所有涉及部分,都改成新的,確認無遺漏。

討論了一下,還是新的更合理。優化是有必要的。

我們採用方案2,全部改成新的。

於是我進行了全局檢索,確保全部修改到位。

改完了。接下來?當然是來一把游戲啊!

打了兩把游戲之後,領導來催了。

領導:小x啊,問題找到了嗎?

我:找到了找到了。

領導:是為什麼?

我:這個,程式在我們電腦上都是好好的,我查了下,是伺服器的問題。

領導有點擔憂的問道:那怎麼弄一下,修複一下?是不是要換伺服器?

我:不用不用。我調整一下程式和伺服器的配置,相容一下就好了。

領導臉色欣慰,說道:那趕緊弄一下吧。

(說句閑話。這個bug是真的出現過的,我們這邊來了個新人,把c的記憶體釋放的部分優化了一下……然後就出現了嚴重的生產事故。)

領導讓我趕緊修複,而我卻閉上了嘴。

這時,張工面無表情的看著牆壁說道:我們的減刑,安排的怎麼樣了?

領導皺起了眉頭。

場面一時間沉默了。

不知過了多久,領導神情平緩了,說道:現在修複吧,我會為你們爭取減刑的。放心,虧待不了你們。

張工看向了我,微微點頭。

我心裡有了底,然後手指如飛的操作起來。

其實也沒什麼內容,就是編譯一個新版本,然後丟上去覆蓋,重啟,完事了。

看著項目啟動完成的提示出來,我就對領導說,啟動好了,可以試試了。

隨後領導播了個電話,確認了運行正常。

這次緊急bug就到這裡了。

接下來,我們不需要回去勞改了,因為領導終於意識到了項目可能出問題。

所以,我們轉成項目的維護工程師了,接下來就是在這邊維護項目。順便把幾個可能要做的修改點,先做一下。

領導走前還強調了,會給我們“加薪”。

勞動改造產生經濟效益,會給犯人發點補貼,就是零花錢。

一個月,少的40或者60元,多的100元,可以買點煙抽一下,或者買點榨菜改善一下伙食。

而我們從事技術類工作,領導許諾,會給我們一個月發300元。能多買好幾包榨菜呢。

然後,接下來我們就放心的繼續打游戲了。

過了幾天,減刑的審查結束了,開始公示減刑名單。

張工果然在減刑名單上面,穩得很。

我看到名單就誇張工:張哥穩啊!穩得一批!

但是,減刑名單上沒有我的名字。

我翻來覆去的看了好幾遍,確實,真的沒有我的名字。

我:我要見領導!我要見你們領導!

獄警:領導說了,他不在。

獄警:……就是領導不在,現在見不了你。

我:那你告訴他,不來的話,我現在就刪庫。

獄警:刪庫?啥意思?

我:就是讓項目死掉的意思。你轉告領導吧。

然後獄警就走了。

隔了沒一會兒,領導來了。

領導:哎,我說小x啊,別激動嘛。我不會虧待你的。

我:……

無語了一陣子,我直接問領導:為什麼減刑名單上面沒有我?

領導:我可是給你換了高級牢房呢,我不會虧待你的。

我再問領導:為什麼減刑名單上面沒有我?

領導:我給你提供了優越的辦公條件,你們是少有的能夠碰電腦的犯人啊,別不知足。

我三問領導:為什麼減刑名單上面沒有我?

領導:你看,別的犯人一個月才幾十塊,我現在可是給你開了300塊工資呢。

我快要瘋了,嘶吼著問道:你xx的,到底為什麼減刑名單上面沒有我!

領導臉也黑了,沉默良久,吐出了四個字:下次一定!

隨後領導安撫了我,說了一套什麼我審查資格不達標,所以沒通過的話。

我持懷疑態度,沒說話。

然後,領導強調下次會再為我申請。

我沒說話,但也沒辦法。

隨後領導離開了。我只能嘆息,等待。

審查資格不達標什麼的,我是不信的。畢竟張工的減刑原因可是“態度積極,確有悔改”,這他都能通過,我憑什麼不能通過?

但是胳膊掰不過大腿,領導說你不達標,那你就是不達標。

我等這個“下次一定”,著實等了好久。

接下來,我和張工繼續一起打了一段時間游戲。

張工在減刑後刑期縮短,不久後申請了假釋,他就出獄了。

然後我就失去了雙排的小伙伴,開始了孤獨的單排之旅。

中間我朋友有找我聊天。

我朋友:x哥近來可好?

我:不好,差極了。

我朋友:咋了,監獄里過的不是美滋滋嗎?

我朋友:上次還以為你要出事,結果也沒多久又跟我說沒事了。

我:刑期變長了,能好嗎。

我朋友:啥?刑期還能變長?你是在裡面鬥毆了?

我就跟我朋友解釋了一下整個事情,我本來好好地能減刑的,結果減刑飛了。

我:減刑沒減成,可不就是變長了嘛。

我:另個一起的獄友可是減刑成功了,他都假釋出獄了。

我朋友:……真慘啊。但,也有可能就是你的獄友夠狠,才成功的。

我朋友:而你太好拿捏了,就被剩下了。

我朋友:有些東西只能自己去爭取,而不能假手於人。

我:是是是,你說的都對。

我微微嘆息,事已至此,徒呼奈何。

過不久,領導又來找我了。

領導:小x啊,我這邊又接了個項目。

我:這個,是什麼項目?

領導給我講了講,我越聽越耳熟。

我:等下,這不就是我入獄前做的項目?

領導微微點頭:沒錯,就是它。

我瞬間開始蛋疼,臉上不知什麼表情是好,應該是一抽一抽的。

有了上次的教訓,我也不迂迴了,直接問道:那我做了的話,有什麼好處,給我幾十萬?幫我減刑假釋?

領導神秘一笑,然後大手一揮,大氣的說道:做成的話,工資再給你加兩百!

我氣得開始笑:哈哈哈。

蛋疼的抽抽,笑了會兒也就罷了。

我慢慢回過氣,說道:這項目可是據說價值幾百萬,還把我送進來了。你確定,只是給我加兩百?

領導低沉的說道:也是,聽說這個項目必須靠你。那,再加兩百!不能再多了!

我搖了搖頭,直接不理領導了。

獄里拿個千八百有什麼用,多吃幾包榨菜嗎?

出去了之後,以我的能力每個月至少一萬以上的,在這裡面加薪,有什麼用呢。

領導勸了幾句,發現我完全不理它。

然後咬牙切齒的走了,說著,以後有你好看的。類似這種威脅的話,然後往外走。

我完全沒聽進去,還能咋滴啊。我的情況難道還能更差。

等下,我下次減刑咋辦?領導可是承諾了“下次一定”的。

於是我喊住了領導:等下!

領導立刻轉怒為喜,說道:怎麼,改主意了?我說嘛,就沒有加兩百搞定不了的,不行就再加兩百!

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我應該繼續保持沉默。

領導:咋了,又不說話了?

我緩了緩神,慢慢的說道:這項目,我做了,能立刻減刑嗎?

領導:這當然不可能……

領導看我就要變臉了,轉而說道:不可能不行。

討價還價了一番,大概是要求我把刪庫的數據完整恢復,並且再做一些相關的改造調整。

領導給出的價碼是:“儘快”幫我申請減刑。

那我的回應自然是:“儘快”完成工作。

商量完之後,領導走了。

我接著打游戲。

打了一天游戲,回到牢房,躺著。

有點無聊啊。張工走了,單排著實沒勁。

閑的開始數綿羊。

然後獄警小哥帶個人來了。

獄警小哥:這位是x工。這位是陳工。

獄警小哥:領導安排陳工過來,後續協助你開發項目。

我無可無不可的點了點頭。

隨後獄警小哥完成了引導,就走人了。

陳工立刻貼了上來,媚笑著說道:x哥,你好!叫我小陳就行。

我隨意的點點頭,問道:你咋進來的?

陳工略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是急用錢,順手從公司賬上划了點。

我大吃一驚,說道:你是黑了公司財務系統,還是盜了賬號?

陳工保持不好意思的笑容,說道:修改了公司的收款路徑,轉到了我的賬戶上。不小心搞多了,被髮現了。

我:搞多了是多少?

陳工:也就幾百萬吧。

我尋思這也太明顯了,公司一段時間內流水變少,肯定是會探究的。這人略蠢啊,被抓的不冤枉。

陳工看我不說話了,就問我:x哥,你是怎麼進來的?

我就把我的苦逼故事覆述了一遍。

隔天,我去項目組繼續打游戲,陳工就也跟過來了。

我約陳工雙排,陳工沒答應。

陳工說:監獄里是難得的清凈時光,要好好的修煉,出去才能賺大錢。

得了,人各有志,各玩各的吧。

玩著玩著,領導又來催進度了。

領導剛剛進門,陳工就站了起來,迎到門口。

陳工媚笑著說道:哎喲,領導來了,真是蓬蓽生輝啊!

在迎接領導的同時,陳工朝我使眼色,讓我快點關閉游戲。

雖然陳工的姿態我有點不爽,但,也是給我打掩護,對吧。

我馬馬虎虎關閉了游戲,看著電腦屏幕開始思考人生。

領導:小陳啊,在這裡感覺如何啊。

陳工:太舒服了,沒想到監獄里能有這麼好的條件。我簡直想在這裡永遠住下去。

領導微微點頭,隨口說著:不錯,不錯。

然後領導過來問我:小x,進度怎麼樣了?

我表示:工作比較困難,正在努力推進。

領導皺了皺眉。隨後若有所指的說了句:小陳你要好好學啊,x工回頭減刑出獄了,項目就靠你扛大梁了。

陳工點頭如搗蒜:是是是,一定努力學習。

隨後領導走了。

陳工找我要項目源代碼,用於他學習。

我有點不想給,這獨占的源碼放出去,可能就收不回來了。

但是,不給的話,他跟領導告一狀,那我怎麼辦?現在又沒和領導撕破臉,減刑還要仰仗領導。

最後考慮到,畢竟是獄友,在減刑這塊,我們是統一戰線的。還是給吧。

於是,我把之前領導給我和張工減刑的故事,跟他說了一遍。告訴他,要長教訓,拿住把柄。

陳工贊同道:x哥說得對!確實是這樣。

我看他應該明白了,然後把源碼也就共用給他了。

隔天領導就又來了,檢視了一下。

領導問我進度,我的回應和昨天一樣。反正我都在打游戲,怎麼可能有進度。

然後領導問陳工,項目熟悉的怎麼樣?

陳工就拿出了好幾個我一直拖著沒改的功能。陳工居然全都做完了。

我當場驚呆,這陳工,咋這樣?

一來是做得快,不愧是不打游戲的人;二來是怎麼沒拖呢,昨天的話都白講了啊!

領導大大的誇贊了陳工。隨後就提出了給陳工加薪。

陳工千恩萬謝的說著:感謝領導栽培,領導恩重如山,領導就是再生父母!

我在一旁冷眼旁觀,感覺事情不太對勁。

看來我要早做打算了。

我打開了聊天框,我朋友的頭像暗著。

我:我可能要出事了。

我:如果連續兩天聯繫不上我,就把舉報材料幫我發出去吧。

我:魚死網破而已,我不懼!

隨後在伺服器上設置了自動任務,48小時後自動開始批量刪除文件。

只要我連續兩天無法接觸電腦,就直接炸了吧。

這自動任務之前就寫過,現在基本上就是複製黏貼,輕車熟路。

領導和陳工一頓親切交流。這時才結束。

然後領導看我的眼神就變了。

領導似笑非笑的說道:x工,你可真能拖啊。

我一邊退出軟體,一邊刪除文件,隨意的應道:不敢拖延,只是陳工能力比我強罷了。

領導點了點頭:x工說的,有幾分道理。

隨後領導側頭斜著眼睛看過來:那麼,x工就回去勞改吧。

而後領導拍了拍陳工的肩膀,說道:小陳,好好乾,我不會虧待你的。

而後領導打了個手勢,旁邊的獄警衝上來,制服了我。

這一幕可真嘲諷,想當初被按住的可是另一位呢。

我掙了一下,掙不脫。也就放棄了掙扎。

我走前,大喊道:過河拆橋,不得好死!

隨後我度過了戰戰兢兢的兩天。

中間陳工有和我一起吃飯,我沉默了許久,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嘴。

我看似不在乎的說道:小陳,你害我,又有什麼好處呢?

陳工先是一臉迷茫,而後恍然,說道:我沒想這樣啊,我只是努力展現價值,希望得到認可與獎勵。

陳工隨後一臉歉意的說道:非常不好意思,我沒想到我這樣,會導致你被叉出去。

我微微嘆息,也不知道該如何說話。原來,有些人只是在努力,他根本不知道他的努力把你捲死了。

隨後我不再說話,靜靜吃飯。

但是,陳工卻是打開了話匣子。

陳工左右看了看,壓低聲音對我說:其實我也沒指望這領導能給我多少好處,這領導一看就是個摳門精,只會畫餅,不幹實事。

我詫異的看了陳工一眼,這小伙子似乎挺清醒的。

我:那你還……

陳工繼續壓低音量說道:我已經把我的收款賬戶插進項目里了。

陳工說到這裡,就陰惻惻的笑了笑。而我,哈哈哈,笑聲沒收住,趕緊捂住嘴。

接下來,飯都感覺更香了。

不過我的處境也沒什麼本質變化,過一會兒也就恢復了平靜。

熬到兩天後,我靜靜的待著。我心裡想著,系統該炸了。估摸著是這個時間了。

又過了小半天,領導果然來了。

領導倒提著警棍,他來了,他來了。

但是臉色和我預料的不同,領導居然一點也不憤怒。

領導諷刺的笑著:好小子,居然在項目里埋雷。

我微微皺眉,應道:不敢,可能是系統出bug了,是不是需要我去看看?

領導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小陳修好了。

我恍然大悟,卻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該哭的是,陳工居然能解決我刪庫的定時程式;該笑的是,項目的錢已經不再屬於你了,而你毫不知情。

看我不接話,也不絕望,領導不滿意了。

領導皺著眉說:雖然你沒給我造成很大的損失,但是,我不教訓你一頓,我心裡不痛快!

領導指使手下控制住了我,隨後給我一頓亂抽。

給我抽斷了幾根骨頭,躺在地上只能喘息,痛到無法動彈。

不知時間過了多久,檢察院的人來了。

指著我說了些什麼,開設網路賭場,毆打犯人,之類的罪行。

然後,我鬆了一口氣,就昏了過去。

我再次醒來時,人已經在醫院了。

後來,和朋友聊了聊才知道,我朋友把我的舉報信發給了檢察院,紀委,市長熱線,等舉報渠道,並且通過記者朋友進行了宣傳,煽動輿論。

舉報了領導非法經營灰產,利用xx麻將APP開設網路賭場,肆意毆打犯人,等幾個罪行。

然後,我提供的材料就是證據,我本人也成了證據。

我還問我朋友:你怎麼知道毆打犯人?我沒寫這個啊。

我朋友:我猜的。你都失聯了,大概率會挨打,隨便寫上的。

我:……

過了一段時間,慢慢的知道。

領導因為開設賭場等罪,也進去了,不過這類人的關押的監獄不一樣,換了個監獄,

而我也因為舉報有功,符合了重大立功表現的條例,成功得到了減刑。

而後許久聽說,陳工又加刑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好了好了,不說了,醫院的領導叫我幫他們看看系統問題了。

40 個 SpringBoot 常用註解:讓生產力爆表!

除了Navicat:正版 MySQL 客戶端,真香!

TikTok的工作文化:焦慮、保密、無盡的壓力

微信公眾號【程式員黃小斜】作者是前螞蟻金服Java工程師,專註分享Java技術乾貨和求職成長心得,不限於BAT面試,演算法、電腦基礎、資料庫、分散式、spring全家桶、微服務、高併發、JVM、Docker容器,ELK、大數據等。關註後回覆【book】領取精選20本Java面試必備精品電子書。


您的分享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Advertisement-
Play Games
更多相關文章
  • 這裡給大家分享我在網上總結出來的一些知識,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 一、vue腳手架 1.簡介 Vue CLI 是一個基於 Vue.js 進行快速開發的完整系統。 2.命令行操作步驟 npm install -g @vue/cli 安裝3.x版本的vue腳手架 vue -V 測試是否安裝成功 vue cr ...
  • 函數 函數是 JavaScript 應用程式的基礎,它幫助你實現抽象層,模擬類,信息隱藏和模塊。在 TypeScript 里,雖然已經支持類,命名空間和模塊,但函數仍然是主要的定義行為的地方。TypeScript 為 JavaScript 函數添加了額外的功能,讓我們可以更容易地使用。 基本示例 和 ...
  • 從Vue3發佈以來,我就一直對其非常感興趣,就一直想著將其投入公司的生產中,但是開始考慮到很多不確定性就暫時對一些很小的功能進行一些嘗試;慢慢的發現組合式Api的形式非常適合開發(個人感覺),尤其是Vue3.2推出了setup語法糖後直呼真香。後面公司的新項目幾乎全部採用了Vue3了。使用Vue3開 ...
  • 今天,來實現這樣一個有意思的交互效果: 將原本的滑鼠指針樣式,修改成自己想要的效果,並且添加上一些特殊的交互效果。 修改滑鼠樣式 首先,第一個問題,我們可以看到,上圖中,滑鼠指針的樣式被修改成了一個圓點: 正常而言應該是這樣: 當然,這裡比較簡單,在 CSS 中,我們可以通過 cursor 樣式,對 ...
  • 本章是系列文章的第七章,終於來到了鼎鼎大名的SSA,SSA是編譯器領域最偉大的發明之一,也是影響最廣的發明。 本文中的所有內容來自學習DCC888的學習筆記或者自己理解的整理,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周榮華@燧原科技 7.1 控制流圖回顧 對下麵的c代碼保存成7.1.cc: 1 int max(int ...
  • #數據類型 P23 ##(強類型語言:要求變數的使用要嚴格符合規定,所有變數都必須先定義後使用。) ##整數類型: ###byte占1個位元組 範圍:(-128127) ###short占2個位元組 範圍:(-3276832767) ###int占4個位元組 範圍:(-214748364821474836 ...
  • 一個美女面試官坐到我的對面,發光logo的MacBook也擋不住她那圓潤可愛的臉龐。 程式媛本就稀有,美女面試官更是難尋。具體長什麼樣呢?就像下麵這樣: 這麼溫柔可愛的面試官,應該不會為難我吧。嗯,應該是的,畢竟我這麼帥氣,面試可能就是走個過場。美女面試官是不是單身?畢竟程式員都不善交流,因為我也是 ...
  • 引言:今天閱讀前人源碼,看見一個提取文件名字的功能,用了string的函數折騰了一大堆,結果一查MsDoc,微軟原來早都提供了5個用於提取文件名稱的函數。 個人技術博客(文章整理+源碼): https://zobolblog.github.io/LearnWinAPI/ 最終效果: 1.CFileD ...
一周排行
    -Advertisement-
    Play Games
  • 在C#中使用SQL Server實現事務的ACID(原子性、一致性、隔離性、持久性)屬性和使用資料庫鎖(悲觀鎖和樂觀鎖)時,你可以通過ADO.NET的SqlConnection和SqlTransaction類來實現。下麵是一些示例和概念說明。 實現ACID事務 ACID屬性是事務處理的四個基本特征, ...
  • 我們在《SqlSugar開發框架》中,Winform界面開發部分往往也用到了自定義的用戶控制項,對應一些特殊的界面或者常用到的一些局部界面內容,我們可以使用自定義的用戶控制項來提高界面的統一性,同時也增強了使用的便利性。如我們Winform界面中用到的分頁控制項、附件顯示內容、以及一些公司、部門、菜單的下... ...
  • 在本篇教程中,我們學習瞭如何在 Taurus.MVC WebMVC 中進行數據綁定操作。我們還學習瞭如何使用 ${屬性名稱} CMS 語法來綁定頁面上的元素與 Model 中的屬性。通過這些步驟,我們成功實現了一個簡單的數據綁定示例。 ...
  • 是在MVVM中用來傳遞消息的一種方式。它是在MVVMLight框架中提供的一個實現了IMessenger介面的類,可以用來在ViewModel之間、ViewModel和View之間傳遞消息。 Send 接受一個泛型參數,表示要發送的消息內容。 Register 方法用於註冊某個對象接收消息。 pub ...
  • 概述:在WPF中,通過EventHandler可實現基礎和高級的UI更新方式。基礎用法涉及在類中定義事件,併在UI中訂閱以執行更新操作。高級用法藉助Dispatcher類,確保在非UI線程上執行操作後,通過UI線程更新界面。這兩種方法提供了靈活而可靠的UI更新機制。 在WPF(Windows Pre ...
  • 概述:本文介紹了在C#程式開發中如何利用自定義擴展方法測量代碼執行時間。通過使用簡單的Action委托,開發者可以輕鬆獲取代碼塊的執行時間,幫助優化性能、驗證演算法效率以及監控系統性能。這種通用方法提供了一種便捷而有效的方式,有助於提高開發效率和代碼質量。 在軟體開發中,瞭解代碼執行時間是優化程式性能 ...
  • 概述:Cron表達式是一種強大的定時任務調度工具,通過配置不同欄位實現靈活的時間規定。在.NET中,Quartz庫提供了簡便的方式配置Cron表達式,實現精準的定時任務調度。這種靈活性和可擴展性使得開發者能夠根據需求輕鬆地制定和管理定時任務,例如每天備份系統日誌或其他重要操作。 Cron表達式詳解 ...
  • 概述:.NET提供多種定時器,如System.Windows.Forms.Timer適用於UI,System.Web.UI.Timer用於Web,System.Diagnostics.Timer用於性能監控,System.Threading.Timer和System.Timers.Timer用於一般 ...
  • 問題背景 有同事聯繫我說,在生產環境上,訪問不了我負責的common服務,然後我去檢查common服務的health endpoint, 沒問題,然後我問了下異常,timeout導致的System.OperationCanceledException。那大概率是客戶端的問題,會不會是埠耗盡,用ne ...
  • 前言: 在本篇 Taurus.MVC WebMVC 入門開發教程的第四篇文章中, 我們將學習如何實現數據列表的綁定,通過使用 List<Model> 來展示多個數據項。 我們將繼續使用 Taurus.Mvc 命名空間,同時探討如何在視圖中綁定並顯示一個 Model 列表。 步驟1:創建 Model ...